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正文

倘若原房东进行过改造

时间:2019-06-07 13:1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我第一次租房是2009年初,那是大四下半学期,租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附近,是老公房两室户中的一个单间,大概八平米,月租500元。 在这之前的大半年,为了实习方便,我住到一位长...

  我第一次租房是2009年初,那是大四下半学期,租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附近,是老公房两室户中的一个单间,大概八平米,月租500元。

  在这之前的大半年,为了实习方便,我住到一位长辈家,地点在和平公园附近。当时还没有地铁十号线,在浦东杨高中路的实习单位,与国定路的学校宿舍之间来往,要坐公交转地铁,路上颇为不便,况且颠簸费神,加之晚上回到宿舍,难免打扰室友休息。而长辈一家从大连来到上海工作已有二十多年,当时女儿读大学住宿舍,丈夫回到老家照顾老人,刚好有个小房间我可以住。

  我那时是想不到,后来没几年,上海其他高校本部逐渐外迁至松江、闵行等大学城,复旦成了最接近市中心的综合性大学。得益于周边地铁的发达,到市中心实习的同学,想来比我当时轻松。而如今在大学城读书的学生,要是在上海没有其他住处,为了到市中心的公司实习,恐怕也得考虑租房。

  2009年初,长辈一家搬离上海,回到故乡。虽然结束了实习并找到了工作,但习惯了自己用一间房,我也不愿再搬回寝室,便走进一家学校附近的中介,报出自己的预算——每月500元。这已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格。那年我们学校毕业生起薪不过3000元。

  中介阿姨看得出,我拿不出更多钱,只是房东要求找好房客——不要糟蹋房间,也不要打扰邻居生活。我这种女大学生最合适。价钱差不多就行。再说大房间还空着,可以继续招房客。那时一套两室户,每月租金一共才一千三五百。这个价格放在今天简直不可思议。

  房东老夫妇早年和女儿住在这里,女儿出国深造并工作,老夫妇搬入新买的房子——就在不远的大学路小区。买房和换房是上海人的生活智慧,而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个人群——实际上,那个学期的一项任务是写毕业论文,我阐述的正是传媒似乎营造了房价一定会涨的某种幻象。但在上海,这接近于真实的生活法则。

  那处住所对我是暂别上海的前奏。2008年底收到第一个来自某沿海二线城市的offer时,我就应了下来。那年正值金融危机爆发,周围弥漫着一种“工作难找”的焦虑气氛。我想要回避头破血流的躁郁感。

  “啊,上海有趣的工作不多。”当时的男友、如今的老公,也支持我先去外地工作。

  虽然这里只有八平米,书架、书桌、小床、电视倒是都齐全。平日的主要活动,无非读书消遣与招待朋友。这里是大片居民区,附近有一大一小两个菜场,离五角场商圈只有一街之隔,买菜逛街都方便。我最初学习烹饪,就是在那间厨房,练成了几道拿手家常菜。几个朋友席地而坐,吃吃喝喝,可以聊到深夜。有时我们去门外的烧烤摊,老板把一大排肉串烤得滋滋作响,一半给我们,一半给民工大哥。那时十号线还在建设之中。

  在这个房间,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来沪打工的青年。或是一时难找合适的房客,中介阿姨把自己的两个老乡姑娘带到另一间房。她俩做美容美发行业,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九岁。我与她们共用厨卫,时间倒不冲突。

  十七岁的女孩是第一次出门打工,单纯热情,但不明白必要的距离,有时拿我的餐具用,我往往不便发作。她们还拉我参加了一场打工青年的喜酒,说人多热闹,不用包红包。酒席在一家湖南菜馆,新郎新娘摆了五桌,菜是大鱼大肉,大约是在家乡已办过喜宴,但这些春节后在上海相会的朋友也不能拉下。席间有小伙子来搭讪这个十七岁的女孩。我观望着他们的世界,自知无法进入。

  随着对上海的新奇褪去,她对我说,感觉自己能做的工作都挺没意思,也疑惑于人与人的关系。而我对此实在爱莫能助。也许是孤身来到大城市喜欢热闹,又或是希望摊薄房租,她们带其他女孩来住,我心下想,这水电费都不好算。有一天,十七岁的女孩提出,要在我的房间打地铺借宿。我虽然没有拒绝,但那晚深感不自在,次日便告知房东。房东先前就有约定,大房间只能住两人——她怕自家房子被搞成群租,要是人杂,煤气、电器等风险便不可控。上海人特别重视安全。于是,她俩不久之后就离开了。

  后来另一个房间住了其他租客,是同校的毕业生,没有什么违和感。复旦有很多毕业生,哪怕已经到上海其他地方上班,也还会租住在学校附近几年。毕竟是熟悉的地方,而且生活与交通都相对方便。

  回到上海是在2011年初。在来上海入职之前,要先把住处找好。当时的男友、后来的老公,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妈妈,大致范围就在他家附近。而我婆婆思虑较多,大概怕我对房子不合心,又怕我对价格不满意。另外,1月还没到春节,空出房源较少,选择也有限。最后在正阳路的大木小区找到一个一室户,月租是1600元,但房东给的租期只有四个月。

  这个水平的月租,对比之前厦门的生活感受,自然是相当贵。但在上海已属难得。我的月收入不过是5000多。房租占收入三分之一。在厦门,这个比例只有八分之一。这就是大城市给人的紧张感。

  对我来说,这个地方区位不错,地铁交通方便,靠近肇嘉浜路站,离大木桥路也不远。附近有几个超市,也有菜场。走上二三十分钟,会到田子坊和日月光。还有就是离公婆家近,可以时常去吃饭。

  这里算是工人新村住宅。以肇嘉浜路为界,北边是过去的法租界,而南边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逐渐建设起来的工人新村,再往南就是沿江的工业——如今,在城市更新的号角下变成了美术馆和滨江空地。

  正阳路的一室户,大概有二十个平方,一大间房既当卧室也当客厅,直接连着阳台。厨卫在房间内独用。上海人一家三口住一间房的,早年比比皆是。我老公自己也在这样的房子里长大。这无疑不适合现代人的居住需求。而这位房东之所以只给四个月租期,是打算到时改造装修,再隔一个小间,给儿子结婚用。

  那时我搬到上海,大包小卷拎了很多,想要置备架子之类的生活用品,但这里却不能久住,不知下个空间还适不适合放,只能先凑合着。刚把东西安放好,就又要搬走。未免有点心烦。

  当时的工作也有过渡性质。一个多月后,我在上海静安区找到了新工作。四个月后,就搬了家。叫了搬家公司的车,全家人帮忙一起搬,也是热火朝天。后面几次搬家,越搬东西越多。

  上海不同区域的主要房型不同。前面提到,公婆家附近是工人新村,正好在原法租界和原沿江工厂之间。而我的新单位在市中心,周边是许多老弄堂,房子颇为价廉物美,适合单身年轻人租住。

  那时我也看租房网站,在网上联系了几家中介,感觉假房源太多,实在耽误时间精力,不如实地转转。于是,在上下班路上,我问了附近的几家小型房产中介,发现尤其是那些门脸老旧的,多半与弄堂房东结下多年交情,房源实在,彼此信任,有人情味。而那些连锁大型中介,多半缺少这样的房源。

  租房是一件需要随缘的事情。租客和房东的时间窗口都是有限的。所以我只求合用,不求完美。最后,寻到的房子都超出了我的期望值。那时,我通过一家小中介,找到茂名北路里弄的一室户,面积十几个平方,步行十分钟就能到办公室。

  这些弄堂里的老房子,厨卫是否独用,是决定租金水平的最重要指标。里弄的房子多半厨卫合用,倘若原房东进行过改造,租金无疑就水涨船高。我所租的这处房子,房东进行过改造,厨卫皆在室内,且不干扰起居,但作为承租人,房东也只是开价2000元——附近其他需合用厨房的一室户,每月也得1700元。不过,这也已经超过了我当时工资的三分之一。

  当时老公的办公地也在附近,中午有时间回来吃饭。因此,这里的厨房也得到了充分利用,相当于用买菜烧饭降低了生活成本。另外,厕所厨房紧靠在一起,要去厕所得穿过厨房。毕竟是小房子,改造空间有限,不能太讲究。

  房间里有一张床、一台写字桌、一只沙发、一大面衣柜兼书柜,以及常用家电。这里是三楼,也是顶楼。听说夏天暴晒,冬天酷寒,但空调一开,温度也没有什么不舒适。早上可以听到对面天台上人们洗漱的声音,那里是公用的卫生设施。忽然有一天,我清楚听到,其中有个声音就是我的新同事。也就是说,和我境况差不多的年轻人,正好也找到了这里。而隔壁邻居是一对来沪打工的夫妻,还带着小孩。

  后来几年里,这类房东自己改造、价廉物美的房子,就逐渐越来越难找了。品相还可以的老房子,大多先被二房东长租,然后经过高档装修,租给外国人——这个市场很大,在上海工作的外国人,也舍得为住房品质多开销。

  这个房间我租了一年,这里还见证了领结婚证的时刻。主要是老公住不惯,担心木结构的房子不安全,又因为房东提出每月涨300元,干脆就考虑换个往南一点的房子住。

  那时,老公通过一个连锁中介,找到一处延庆路上新式里弄的房子。因为是一楼,房东在院子里又搭出一块,不但面积大了不少,还能有一个宽敞的浴室和卫生间。原本面积只有17平米,这样一来,家里实际使用面积能有35平米,可以算作一室一厅。院子里种了一棵树,树枝刚好遮住卫生间的气窗。

  邻居就是房东的亲戚,聊下来感觉人不错。院子里可以晾衣服,虽然要在公共区域烧饭烧菜,但也还算可以接受——不是木结构,烧不起来,邻居还能帮忙看着灶台。另外,这里在单位骑行可达范围内,中午仍然可以回家吃饭。

  我们就决定租这里了。这里是静安区、卢湾区、徐汇区三个区交界的地方。严格说来,还是属于徐汇区的。租金是2200元一个月。

  这个房子的层高比较高,房东原本在屋内搭了个悬空的阁楼,用来放置东西。但考虑到安全,免于我们用梯子爬上爬下,房东干脆把它锁了起来,放了一些自己不用的东西。

  楼里没有分户水表,每个月邻居都会拿着账单来收钱,按照人头计算,基本上我们家每月三十多元。这里的住户大多是老人,大概生活节省,并不因公摊水费而浪费水。

  居住体验大体不错。赶上下雨家里没人收衣服时,隔壁邻居常帮我们把院子里的衣服收好。但住久了也会发现问题。一楼比较潮,而且采光不足,到了梅雨季节,木头衣柜从底部开始发霉。家里爬入若干鼻涕虫,白墙皮也因受潮而鼓了起来。

  二楼的老太太是独居老人。不知为何,她总是从上往下倒水,使得墙皮更加潮湿。久而久之,房间上方的一角就发霉了。我们尝试过各种沟通方式,但都没有作用。

  其实年轻人对光照没什么要求,白天大多数时候都不在家。不过每晚在潮湿的环境里睡,也不是办法。2012年底,我们举办婚礼。我父母从北方来到上海,参观我们住的地方——这儿显然和北方不能比,他们就提出,还是赶紧搬个新家吧。

  新住处的位置在小木桥路,离正阳路比较近。附近有中山医院。我们从2013年初秋一直住到现在。在三楼,大概六十多平米,两室一厅。这里虽然离单位不算近,我们上班要乘地铁或公交,但离公婆家就隔两条街。

  我们是通过中介找到这处房子。房东看重我们长期居住的需求,并要求付三押二。这是因为,上一任房客赖掉了不少房租,最后被赶走。当时的房租是4000元,也算便宜,四年下来,大概每年月租涨了400元。这个涨幅比较公道。我们每年都与房东再签一遍合同,就是简单修改一下数字。

  房东还会定期及时提醒我们,注意维护燃气设备等,请燃气公司上门检测之类的开销由她来出。

  之所以租两室一厅,是因为想到未来有孩子,可以让父母或月嫂住一间。但生育计划并没有真正实施。房间里都堆满了各种书。

  这里面积虽然大,但房东的家具——床、衣柜、餐桌、电视柜、沙发也非常巨大,这些东西不能扔掉,我们用起来不顺,但很难按照自己的需要来重新布局。比如,我们上班久坐,腰椎不太好,但床上的软床垫也很难更换。随着自己的物件增多,居住体验也变得越来越差。这点还不如之前的老房子,老房子的空间有充分的弹性。

  于是,这两年就觉得,还是需要一处自己的房子,自己可以对空间做主。周围的人也总说,应该买房了,可以保值增值。我们自己粗算下来,手上的钱足以购买眼下住的房子——毕竟中介就在楼下,房产市价一目了然。但目前似乎还不到买房的时候。

  租房最大的好处在于,手上可以有足够的现金流,来做其他的事情,比如投资。买房固然是一种思路,但我们还是相信,存在比买房更好的赚钱方案。到了资金更宽裕的时候,再来买房也不迟。

  但我还是需要一个自己的空间。我往往觉得,自己家像男生宿舍——东西太乱,但老公不让我干涉它们的秩序。最后,我老公就建议我去租一个自己用的地方,并规定了2000元的预算。我一听就很开心。

  今年3月起,我在重庆南路的万宜坊租下一间亭子间。邹韬奋先生的故居也在这个弄堂。这个小房间大概不到十平米,没有洗衣机和冰箱,里面有卫生间,但不能做饭。价格是2100元。我无需在此洗衣做饭,因此这里刚好符合需求。要在这里睡觉,就可以打个地铺。还有一面空白的墙,可以打投影看片子。我在小房间安置了写字桌,还放了一些书和零食。

  这个亭子间也是通过附近的小中介找到的。房东女儿出国之前,这里是她的画室。房东把房子交给中介打理,中介大叔特别亲切,还给我介绍去附近交大医学院食堂蹭饭的方法。

  在家庭生活和工作之外,总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是这里可以安放的。所谓一间自己的房间,大约也是如此。

  • 阿娇都是自己一个人居住 阿娇都是自己一个人居住

    女子阿娇是一位很独立的白领女性,自从出来工作后,阿娇都是自己一个人居住。前不久,阿娇被领导调往别的城市去开发市场,时间至少要半年,因此,阿娇就在当地租了一间房子居...

  • <strong>倘若原房东进行过改造</strong> 倘若原房东进行过改造

    我第一次租房是2009年初,那是大四下半学期,租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附近,是老公房两室户中的一个单间,大概八平米,月租500元。 在这之前的大半年,为了实习方便,我住到一位长...

  • <strong>住满1个月后首地月返500元</strong> 住满1个月后首地月返500元

    5月的到来不只是气温的攀升,和天气一样炎值飙升的还有各地租赁市场的火爆,随着租房旺季的到来,长租公寓备受追捧。重点来了!全国知名互联网品牌公寓蛋壳公寓放出大招,推出...

  • 这是2016年春季上海最大的招聘会 这是2016年春季上海最大的招聘会

    4月24日,2016年上海春季人才交流洽谈会暨长三角地区应届高校毕业生择业招聘会在上海世贸商城举行。这是2016年春季上海最大的招聘会,据媒体报道,与去年相比,今年应届生的薪酬...

  • 全国31个省份已在各类银行开放抵押登记 全国31个省份已在各类银行开放抵押登记

    这些天,北京、广州等地家长们很忙忙着办理孩子入学信息采集。就近入学的重要依据,是确认房子在哪个学区、房主是谁,于是不少人家里的大红本不动产权登记证(房产证)又被翻...

  • 一线城市的高收入在高房租面前毫无优势 一线城市的高收入在高房租面前毫无优势

    从租金收入比最高的10个城市来看,一线城市的高收入在高房租面前毫无优势,房租、收入双高,减去房租后的可支配收入寥寥无几。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近日发布报告显示,在一线...

  • 路径应该简洁、导向性强、有趣的 路径应该简洁、导向性强、有趣的

    上海某一个商业综合体是一个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更新的成功案例,其外观整旧如旧内部翻新创新的特质,保留了石库门历史文化特色的同时,又引入了当代文化的新元素。传统与现代...

  • “租金贷”是资本盲目扩张的主要源泉 “租金贷”是资本盲目扩张的主要源泉

    租金贷、爆仓、甲醛超标、涨租元凶蒙眼狂奔两年多后,长租公寓的快速扩张引发一系列矛盾。但没有哪种矛盾,比烧钱过后找不到新钱更让人头疼。 归根结底,没有盈利能力支撑的烧...

  • 其实一汽奥迪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了解中国 其实一汽奥迪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了解中国

    一汽奥迪用中国思维打造了全球豪华车标准;零跑汽车完成20亿A-1轮融资 上海电气、中车股权联合领投;恒大称融资受阻皆因贾跃亭失信 FF宣布重任新团队;日产董事长戈恩被捕!涉嫌...